军报推出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特刊:跃上葱茏

来源:未知2019-01-11 11:54

  ☆改革之难,难在冲破传统思维的禁锢,难在突破既得利益的羁绊。有些痛,必须忍;有些关,必须闯。

  ☆改革,归根到底是自我,是刀口向内、除弊布新,是壮士断腕、换羽新生,是在聚合裂变中的重塑再造。

  2015年6月16日,习主席到遵义考察时,在这里驻足感叹:“当时要是过不去就危险了”

  “能不能过去?”这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隐喻。雄关漫道,山重水复。人民军队走过的道路,恰如习主席在《之江新语》里引用过的一句诗:“一山放出一山拦。”

  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透视改革开放40年来、特别是党的以来国防和军队改革发展的进程,我们感悟到人民军队波浪式发展的脉动、螺旋式上升的轨迹、跨越式迈进的步伐。

  此轮军改,一声令下,运行了几十年的总部制一夜之间走入历史。15个军委机关部门全新成立,正师级以上机构减少200多个,人员精简三分之一。

  军委机关调整组建,是对人民军队战略领导、战略指挥、战略管理体系的一次全新设计,是这轮改革中最具性的改革举措。

  2016年1月16日零时,一个划时代的瞬间。沈阳、北京、兰州、济南、南京、广州、成都,七大军区停止行使指挥权。东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五大战区开始运转。

  构建“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领导指挥体制,打破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和军体制,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成为这轮军改刀锋所向的第一手重棋。

  1978年5月,就曾形象地指出:“我们军队的状况,还是1975年讲的,就是三种状况:软、懒、散;五个字:肿、散、骄、奢、惰。”他语重心长地说:“这么庞大的指挥机构,指挥战争是要打败仗的。”

  上世纪80年代初,冷战阴云雷霆隐然在耳。1985年6月的一天,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伸出一个指头,惊动世界:中队裁减员额100万!

  百万大裁军,有减法有加法,追求的是精兵、合成、高效的乘法。裁并各级机关重叠机构,铁道兵和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成立陆军航空兵部队、海军舰载机部队、电子对抗部队、预备役部队;组建陆军集团军,实行新的军衔制,部队70余种职务由军官改为士官担任人民军队在中国特色精兵之路上大步迈进。

  “必须把提高战斗力作为军队改革和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作为检验各项工作的根本标准。”那次改革确定的路标,至今高高矗立,熠熠生辉。

  2017年4月27日,国防部例行记者会披露,陆军18个集团军番号撤销,调整组建后的13个集团军番号同时公布。

  这次改革,陆军占全军总员额比例下降到50%以下,这在我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海军陆战队、空军空降兵军以及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中的诸多新型作战力量应运而生。人民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

  时间是可以触摸的。审视重大历史事件,离不开时间的沉淀。里程碑式的跨越,吸引我们回望革故鼎新的起航。

  “虚胖子能打仗?”当年,曾经这样反问。他坚定地说:“即使战争要爆发,我们也要消肿。肿,就是表现我们指导战争的能力不高。”他还指出,我军过去“只讲数量,不讲质量。现在改变了,讲质量,讲真正的战斗力。搞少而精的、真正顶用的”。

  跨越历史的栈桥,迎着时代的浪潮。40年来,国防和军队改革,经历了一个“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是承前启后一脉相承的,是继承中的发展,前进中的创新,顺应了国际安全环境变化和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潮流。

  世界历史表明,每一次重大的军事,都是先进者对于后进者的无情超越,带来世界版图的剧烈改变。

  上世纪90年代,国际战略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党中央、审时度势,与时俱进,奋力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提出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战略目标。

  1997年9月,在百万大裁军的基础上,我军裁减员额50万;6年之后的2003年9月,再次裁减员额20万

  大军区体制的弊端,人尽皆知,但迟迟难以动大手术。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军就开始了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探索。20多年过去,“联不起来”的问题依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

  此次改革,一锤定音:建立健全军委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和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立起人民军队新体制的“四梁八柱”。

  如果说,领导指挥体制改革是“改棋盘”,那么“脖子以下”的改革就是“动棋子”,而且同样是全局性的动、大范围的动。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重点在一个“深”字上。习主席曾这样比喻全面深化改革:“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军改何尝不是如此?

  如果说,人民军队之前的历次改革,更多是一种压减规模体量的物理变化,那么这次改革实质是一次由内到外的化学反应,是一次体系性的重塑重构重建。

  我军从根本上改变了长期以来陆战型的力量结构,改变了国土防御型的兵力布势,改变了重兵集团、以量取胜的制胜模式,迈出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的一大步。以战略预警、远海防卫、远程打击、战略投送、信息支援等新型精锐作战力量为主体的联合作战力量体系正在形成。

  此轮军改,势如破竹。工作、作战训练、联勤保障、装备管理、国防科技、国防动员、院校教育、条令法规、纪检司法、审计监督、新闻出版、文艺团体没有一个领域不触及,没有一支部队无变化。

  此轮军改,力度空前。全军团以上建制单位机关减少1000多个,非战斗机构现役员额压减近一半,军官数量减少30%;几十支部队移防部署,三天之内开拔;数百名将军调整岗位,接到命令当天报到;无数热血军人离开繁华都市来到边陲小城,告别父母妻儿走向陌生远方。

  有些痛,必须忍;有些关,必须闯。改革像一个始终在颠簸、摇撼的筛子,筛落附着在官兵身上的麻痹、疲沓和惰性,赋予他们军人应有的警觉、血性和战斗的本色。

  如果有一双天眼俯瞰神州,看营盘,看机场,看军港,中队的变化或许波澜不惊。然而,时间的分量,很多时候不是以长度来计算的。

  陆军领导机构和火箭军成立,崭新的战略支援部队和联勤保障部队亮相。部队的新构成,意味着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加速发展、一体发展。

  战区和军区一字之差,性质却是天壤之别。这次改革,把联合作战指挥的重心放在战区,把部队建设管理的重心放在军兵种。战区专司打仗、主营联合,军种以战领建、抓建为战。

  建立健全军委、战区两级联合作战机构,构建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精干高效的战略战役指挥体系,重塑了人民军队指挥架构,使人民军队联合作战指挥体制迈出了关键一步。

  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也不是单纯的撤降并改,而是以结构功能优化牵引规模调整,推动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

  犹如碳原子重新排列组合可以让石墨变成金刚石,这支军队也在聚合与裂变中重塑再造。我军实现了生态重塑、组织形态重塑、力量体系重塑、作风形象重塑,体制和结构焕然一新,发展格局焕然一新,部队面貌焕然一新。

  漫山红遍,层林尽染。人民军队曾经的许多“积重难返”,变成了如今的“善作善成”。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正召唤着我们披荆斩棘,奔向新的时代。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 监督邮件:.cn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