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万里咏梅诗与梅州得名

来源:未知2019-01-30 12:37

  杨万里在梅州的业绩,还表现在他的梅花诗上。它不仅是作者歌咏梅州的深度和广度的折射,而且回答了梅州得名的重要问题。

  梅州的得名,无疑是梅州历史和文化的基本问题。但是,在梅州的得名上,历来说法颇多,彼此歧异,莫衷一是,对梅州的思想和文化造成混乱。梅州的得名,著名的有:梅鋗说,王十朋说,温隐士种植梅树说,以及梅峰形如梅花说等等。

  明李士淳《梅州命名考》:“曾见《粤东名贤志》:梅鋗,浈水人。汉初,从高祖,破秦有功,封于粤,即今程乡地。故号其水曰梅源,溪曰梅溪,名其州曰梅州,皆以梅鋗得名也。至今各乡祀神有梅溪公王,意即其人云。俗不详其从来,遂以程俗多树梅,故名梅溪。又以宋时状元王十朋号梅溪,梅溪神即十朋,皆习而不察,相传之误也。今考正,以俟后之君子。”李士淳所主的梅鋗说,得到清康熙三十年程乡知县刘广聪的认可:“名州以梅,为汉将梅鋗食邑之故。然则其名梅也,以旌功也。”但是,梅鋗的封地在梅岭。明欧大任《百越先贤志》卷一《梅鋗传》:“鋗从之,至台岭,家焉。乃筑城浈水上,奉王居之,谓之梅将军城。姓其台岭曰梅岭……而鋗为芮将,功最多,封十万户,为列侯,食台以南诸邑,谓之台侯。”梅鋗之所以被封为台侯,是因其家乡和主要活动地区在台岭。台岭封给梅鋗后,改称梅岭、或梅将军城,是后来的事。梅鋗一生未到梅州,梅州更不是他家乡,梅州怎么会“越国以鄙远”地成为他的封地呢?梅州梅鋗封地说,纯属望梅止渴。更重要的是,与梅鋗同时的摇毋余被封为海阳侯(地在辽西郡)。梅州在汉代属揭阳县之海阳,如果梅鋗的封地真在梅州,他也当名海阳侯。事实上,历史上没有两个海阳侯。梅岭属于五岭之大庾岭,梅州属于揭阳岭。梅州梅鋗封地说,与历史和地理均相冲突。此外,梅江东桥河畔、以及松口梅江河畔等地均有梅溪公王庙。这是因梅溪为梅江古名,梅溪公王庙所祭祀的是梅江水神,而非梅鋗。梅州为梅鋗封地说,大误。

  梅州得名因王十朋说,更是荒诞不经。王十朋为南宋人,而梅州之名起于南汉,早于王十朋几百年。王十朋的确号梅溪,他自称“梅溪野人”。但是,他号梅溪,是因他家在梅溪的南岸。王十朋《梅溪后集》卷六《梅溪序》云:“梅溪,在北高山之阳,去孝感井二十步。溪至小,以井为原,予家其北溪之南,有水如带,通谓之梅溪。溪名旧矣,莫知所自,予植梅以实之。”王十朋在溪边种梅花树数株,其意即梅溪因梅花而得名。其《林下十二子诗并序》:“梅溪野人既见黜于春官,齿发老矣。悟虚名之可厌,知林泉之足乐也。家之东南隅有井焉,泉清而味甘。井畔有修竹数百挺,辟小径以通幽。有梅数根,欹卧乎竹间。两桂苍然,夹井而植。因莳兰于竹林之下,植昌阳于井旁以增野趣。予与宾友杖屦徜徉,赋诗饮酒,弈棋于其间,颇足自适,遂命曰:‘林下七子’。且字竹曰子脩,井曰子深,梅曰子先,桂曰子苍,兰曰子芳,昌阳曰子仙,梅溪野人为之主,故自字曰子野,仍赋七诗以寓意。”其中,歌咏梅花的《梅子先》:“竹外溪头手自栽,群芳推让子先开。好将正味调金鼎,莫似樱桃太不才。”因此,说王十朋是梅州的梅溪神,更是望文生义,无稽之谈。

  梅峰种植梅树说和梅峰形如梅花说,最早见于康熙十二年《程乡县志》。光绪《嘉应州志》卷四:“梅峰,在城西门外。《旧志》云:平地突起,形如覆钟。明孝子温禧居其麓,遍植梅树,因名。又云:五峰错落,似梅花五片,故名。又云:阜累如马蹄,名马蹄峰。今案:梅峰、梅溪,此地山水,宋改敬州为梅州,本以山水得名,何俟明始有梅峰。《万姓统谱》载温禧,与志中本传略同。俱无植梅事。当是后人因禧号梅野而附会之耳。”《旧志》,指康熙十二年《程乡县志》,也称《王志》。《王志》说梅州得名是因明代温禧在梅峰种植梅树说,已被《嘉应州志》驳斥。《王志》说梅峰形如梅花说,已被梅峰又名马蹄峰所驳斥,不赘。

  另外,还有光绪《嘉应州志》所主张的梅州以本地山水得名说。光绪《嘉应州志》卷十七引《梅溪宫辨》云:“州地本有梅峰、梅水,即谓以山水得名,有何不可?”此说庶几近之,但提法笼统。细究此说,梅州的得名,到底是因梅州的山,还是水呢?应该说,此说仍不得要领。

  其实,上述五种学说均不可取。梅州的得名,其实是因当地的大地景观:梅花树。梅州野外,漫山遍野都是梅花,它构成梅州最突出的地理特色。梅花惹人怜爱,苏轼【西江月】《梅花》“玉骨那愁瘴雾,冰肌自有仙风。”梅州既以玉骨冰肌的梅花为标志,以梅名州,自在情理之中。换言之,梅州之意:是说它是梅树之州,是梅花之州。碰巧,这在杨万里的梅州诗歌中可以得到印证。杨万里《自彭田铺至汤田道旁梅花十余里》,诗云:

  彭田,即潘田。道光《广东通志》卷178丰顺县东40里有潘田铺;明代又叫潘田堡。这里的溪流叫潘田溪,又称房溪,或滂溪。在客家话中,彭、旁、房、潘音近。潘田虽僻在山谷,但它是通往梅、潮、揭、漳、韶的要道,故成为粤东军事重地,明代设立潘田巡检司,驻军叫田心营。诗歌写从梅州之梅南至丰顺途中的梅花。梅为蔷薇科杏属小乔木,或稀灌木植物,花萼通常红褐色,花先于叶开放,花香浓郁,果实近球形,它原产中国南方,在中国已有三千多年的栽培历史。梅花居中国十大名花之首,与兰花、竹子、菊花并列为“四君子”,与松、竹并称为“岁寒三友”。梅花在中国南北均有,但是在这里却形成罕见的奇观:山上山下,溪边路旁,到处都是梅树,它们以漫漫十里的巨大规模装点着壮丽山河,现在它们正含苞怒放,构成了一幅梅山梅海的灿烂的梅花世界。诗人从未见过这样如此纯粹、如此集中的梅花,诗人似乎发现了新,他无比欣喜感叹道:这样壮丽的梅花固然是因官事无意发现的。但是,即使没有公事,为了这十里梅花,专程而来也是应该的。这满山遍野的梅花激荡着杨万里的诗心,他为这十里梅花而欢呼叫号。这景象深深地感动了宋梅州知州蒲寿宬,其《心泉学诗稿》卷二《梅阳郡斋铁庵梅花五首》四:“卓哉诚斋老,驱车陟崔嵬。清风欲洗瘴,驾言为花来。”诚斋翻越崔嵬的群山,冒着漫天的黄茅瘴来到丰顺,见到这满山的梅花竟然喜不自胜。十里梅花的景观得到后人的歌颂,清沈大成《花朝前三日澄里招看梅花自净香园泛小舟刀至蜀冈之麓入栖灵寺汲第五泉饮花下天将雨遂返以杨诚斋诗只为梅花也合来为首句得四绝》,其一:“只为梅花也合来,冷香阵阵水云隈。红桥北去勾留处,多半琼枝向我开。”可见杨万里诗的巨大影响。

  表面看,这十里梅花在丰顺,似与梅州的命名关系不大。但联系到杨万里在梅州的梅花诗,问题就清楚起来。这十里梅花虽然在丰顺,但在生长梅花的宏观山脉体系和土质体系上,它与梅州一脉相承。梅州处于华南褶皱系南部,境内有两个构造单元,大地形态上是山区,自然土壤为南方山地草甸土、黄壤、红壤、赤红壤、紫色土、潮沙泥土、石质土等土类,瘠薄的土质适合梅树生长,故杨万里所见的山川植被主要是梅花。他进入梅州的《发通衢驿见梅有感》写梅花:“虚过一冬妨底事,不曾欵曲是梅花。”通衢驿梅花满山,故驿有爱梅亭,明代改为官梅阁,故丘恭有《官梅阁题壁》诗。《晨炊浦村》:“疎梅照清浅,作意为谁容。”是长乐县的梅花。诗人《明发梅州》:“金暄梅蕊日,玉冷草根霜。”《明发房溪》:“山路婷婷小树梅,为谁零落为谁开。”是梅州程乡县的梅花。《汤田早行见李花甚盛》一:“此地无春信,年年只是梅。”《雨中梅花》:“客里清愁自无奈,却教和雨看梅花。”是丰顺境内的梅花。可见,从长乐县到程乡县,从程乡到丰顺,沿途无不是梅花。梅树成为梅州主要的植被,梅花成为梅州主要的大地景观。在丰顺境的十里溪流旁,在自然土壤与耕作土壤的结合部,它更适宜梅花生长,故十里长溪形成延绵不绝的十里梅花。丰顺的十里梅花不是偶然的,也不是无根之木。它是梅州山脉和梅州梅树植的自然延伸,是在特定的地形和水土条件下形成的集中的梅花景观,其实是梅州梅花的代表而已。因此,此诗透露出梅州得名的真正原因:梅州因遍地的梅花而得名。宋姚勉((1216-1262))《和杨监簿咏梅》:“梅州参彻梅花髓,句中有味供紬绎。”含义相近。梅州水叫梅溪(梅江)、梅源、梅潭河,梅州聚落叫梅口镇(松口)、梅塘(石坑都),梅州山叫梅峰、梅林。它们原初,是因大地上灿烂的梅花。

  古印度《歌者奥义书》第一篇第一章:“话语的精华是梨俱,颂歌的精华是萨满。”梨俱(rig),指颂诗;萨满(sāman),指唱神。杨万里歌颂梅州梅花的诗,无意之间道出了梅州的得名,诚斋可谓是梅州唱神。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